关灯
护眼
    何云将塔娜公主赶出了自己的农家乐,对方临走时还狠狠的剜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小九有点怕怕的,“她不会同父皇告状吧”

    “不会”何云招手让人家把鹿肉给送上来,换一副碗筷总算可以痛痛快快的吃饭,“就一个番邦小国,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冲着我们叫嚷,进来的时候两兄妹都看见你了,面对公主也不行礼,可把他们傲的,某人作为接待也真是个废的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某人没有计较,他刚刚差点浑身炸毛到将桌子掀了,闻言正在沉思,索性桌子上都是比较相熟的自家人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找个时间制造意外死亡?”他这个话像是建议,但明显很想实施。

    “不行”何云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真把她弄死了,到时候赛珏族再送过来一个更心机的怎么办?”何云说话也是不客气,“你还不如将这两个蠢货留着”

    后天宫闱宴请,让塔娜公主选夫婿,赵鸿恩头有八个大,他觉得自己多半要遭殃,但这些老不死的文官一定会抓住不放,舍弃他个人幸福也不让本朝落人口舌。

    公主不肯为妾,他还不想娶她呢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急”何云小声告诉他了一些应对方法。

    果然宫宴白热化阶段,塔娜公主被询问这些日子可有钦慕的夫婿,她含羞的走上前指向了赵鸿恩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这个侄儿才刚新婚,恐怕是不妥”

    “但情之一字,本就难自抑,塔娜愿意为世子爷的妾室”她说完得意的看向下方的赵鸿恩和何云等人。

    塔娜公主都如此说了,如果再拒绝似乎有些不美,更何况原本就是圣上一诺千金,如果再反悔有些影响陛下的公信力。

    “塔娜公主,臣可以询问一下,你喜欢我什么吗?”赵鸿恩不恼,他站起来直接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们中原不是有一句话,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,我就是看上你了”

    倒是准备的很充分,还引经据典起来,但赵小王爷从小在京城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,这换任何人都能成功,踢到他算是踢到铁板了。

    这赵鸿恩当年混蛋起来从小御赐的婚事都敢退,前几天忍了塔娜几日,倒是给她能拿捏的错觉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会用典故,难道不知道还有一句话叫做知廉耻吗?这么多大好男儿供你挑选,你偏偏盯上有家室的男人,难道你的癖好就是如此?”

    “鸿恩不可妄言”皇上不痛不痒的批评了一句。

    圣上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,如果不是这边使臣贡献的数额实在令人满意的话,他也不会如此好脾气满足塔娜公主请求赐婚的需求。

    塔娜被赵鸿恩怼的说不出话,一双大眼睛含着泪,她又慌张又心虚,眼神止不住的想看向兄长。

    “我们赛钰族没有强人所难的意思,既然赵世子不心悦塔娜,我们自然也不勉强,感情一事原本就是上天恩赐,我们塔娜没有这个福分,无意冒犯了世子爷还望见谅”

    她兄长出来说了一句公道话,这一场风波被揭过,宴会继续。

    中途何云出去透透气被宫女拦住。

    落了单在宫中不好得罪,只好跟着前去前面的凉亭,元美人和塔娜公主俱在,还真是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元美人给何云斟酒,“这次找借口将夫人叫过来确实想要赔不是,从前有诸多误会希望夫人可以原谅我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