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陈北与龙冰等三人坐在客厅内喝茶闲聊,仿佛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但很快,危险降临了。

    别墅的四周开始刮起不明的风,而且室内温度越发的阴冷。

    华琉璃淡淡一笑道:“这是一名驭鬼师!”

    华琉璃来自冥王殿,精通五鬼之法,看到眼下的情况,便一下断定出对方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驭鬼师,大夏好似没有这类人!”龙冰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大夏的驭鬼师,便是术士,但术士与驭鬼师还不同!”华琉璃道:“术士更依赖法阵,驭鬼师则单纯的是驾驭各种厉鬼,甚至可以引鬼上身,强化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驭鬼师一般都是来自东南亚的黑降头师分支,以及欧美的通灵师!”

    “他们统一被定义为驭鬼师!”

    陈北淡淡一笑:“这么说来,还是一位外国友人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却听咣当一声,一扇窗户被风吹开。

    一道道冷气如同冰箱打开了一般,疯狂涌入客厅内。

    但是,陈北等人仿佛没看见,还在继续喝茶。

    滋滋滋!

    随着狂风的涌入,屋内的灯也是忽明忽暗,最终陷入一片漆黑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阴气啊!”陈北都感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祭出一道符箓,升起黄白色的光晕,将屋内照亮。

    而这时,客厅中间,却静静地站着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那身影披着黑袍,宽大的斗篷扣在头上,手中握着一把类似死神镰刀的法杖。

    这架势,寻常人见了当场就会被吓死。

    “贵客登门,有失远迎!”陈北淡淡道:“不如坐下来喝杯茶吧!”

    “陈北!”

    那身影发出一声低沉的呢喃:“你胆大妄为,竟然敢动我撒旦会的蛋糕,今日我代表撒旦会,前来找你问罪!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陈北皱了皱眉,说道:“你们就是那个背后的庞然大物对吧?”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你可知罪?”那身影继续喝问道。

    听声音,竟然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而且,她说的大夏语十分纯正,应该是大夏人。

    “听你口音,我们也算是同胞,我问你,外来者在我国土上搞巫毒基地,残害我大夏百姓,我摧毁它,错在哪里?”陈北问道:“难不成,你就希望看着我们大夏子民遭受外来侵害吗?”

    “世人皆蝼蚁,这世界上,没有任何人的利益,可以高于撒旦会!”那身影字正腔圆说道:“撒旦会终将会掌控所有!”

    “而你,陈北,你不知道自己正面对怎样一个庞然大物。”

    “识时务者,就应该懂得臣服!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最后问你一句,你知错吗?”

    陈北淡淡一笑:“我还从没听过什么狗屁撒旦会,不得不说,你们做得够隐蔽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那身影顿时暴怒:“敢出言侮辱我撒旦会,今日看来,你认错也不可以了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手中法杖朝地面一跺。

    周遭瞬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好似是有许多不明的东西,朝这边涌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,只见窗棂上,出现许多厉鬼的鬼脸。

    一些或大或小的身影,也陆续出现在院子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