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今日中原节,所有人都可以在城中游玩。”墨云铮立刻开口,今日也算是特赦。

    难得一遇的节日,大家自然要来凑这个热闹的。

    叶絮婉接连在好几个摊位上买了东西,墨云铮跟在她身后付钱付到手软。

    “婉儿,你就这么喜欢这些小玩意儿?”他有些无奈的开口,这些东西宫里也有,并且宫里的做工可比这里的好太多。

    “墨云铮,你难道不愿意给我买?”她停下脚步一脸严肃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堂堂太子,莫非连这点银两都舍不得?

    见她有些恼意,墨云铮立刻摇头,“婉儿,这些摊贩上的所有东西都可以买。”

    别说这里的,就连隔壁集市上面的东西他也非常愿意给她买的。

    这还差不多,叶絮婉继续往前走,可她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刚走上前就看见叶清婉一脸笑意的看着她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难道今日是所有人都可以出宫来吗?随后她又在不远处看见了墨清松的背影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还真是冤家路窄了,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都能碰到。

    墨云铮立刻上前牵起她的手不放,“婉儿,今日宫门看守不严,只要想出来都可以出来的。”他立刻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每到这种时候大家都沉浸在过节的喜悦当中,这看守一职自然要松懈一些,再者他们出来恐怕父皇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叶絮婉这才点头,难怪能在这样的地方看见她呢,不过这样算不上什么稀奇的,他们想出来自然也可以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去那边看看。”她拉着他的手往河边走去,实在不愿和叶清婉一同逛街。

    每每看见她就觉得心里实在不是滋味,还是离她远一点好。

    河边有人在放河灯,上面亮着的烛火格外的好看,河灯顺着河流往下游飘去,实在是好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婉儿,我们也放。”她扭头就看见墨云铮手里拿着两个河灯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每次她刚有想法的时候他就已经把东西给备好了,要说懂自己的人还得是他。

    两人一同顺着楼梯走了下去,叶絮婉点燃河灯,随后看着河灯飘走。

    “婉儿为何不写愿望在上面?”百姓放河灯无非就是祈福求神的,可婉儿倒好,河灯上面什么都没有,就这样直接放走了。

    叶絮婉轻轻摇头,等河灯飘到中央这才开口说道:“愿望说出来就不灵验了。”

    这世间事在人为,有些事情不是求神明就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墨云铮在河灯上写下一句话,随后用手把河灯给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写了什么?”叶絮婉好奇的开口,他的河灯上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字,他到底有多少愿望。

    墨云铮一脸神秘的开口,“这是秘密。”

    两人从岸边站起身来,叶絮婉差点没站稳跌进河内,好在墨云铮眼疾手快的把她给拉住,这才让她免于摔进河里。

    “婉儿,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叶絮婉呆呆的看着他,随后扶着他勉强站住脚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河边的风有些大,她没听清楚他到底在说什么,只看见他的嘴一张一合的。

    墨云铮的脸色沉了几分,他的眼中带着些许探究,婉儿是真的没听见还是故意想逗自己玩?